<thead id="d1nln"><dl id="d1nln"><th id="d1nln"></th></dl></thead><cite id="d1nln"><video id="d1nln"><menuitem id="d1nln"></menuitem></video></cite><var id="d1nln"></var>
<cite id="d1nln"><span id="d1nln"></span></cite>
<del id="d1nln"><noframes id="d1nln">
<ins id="d1nln"><noframes id="d1nln"><cite id="d1nln"></cite>
<var id="d1nln"><span id="d1nln"><var id="d1nln"></var></span></var>
<ins id="d1nln"><noframes id="d1nln"><cite id="d1nln"></cite><del id="d1nln"><noframes id="d1nln"><ins id="d1nln"></ins><ins id="d1nln"><noframes id="d1nln"><cite id="d1nln"></cite>
<ins id="d1nln"><noframes id="d1nln"><cite id="d1nln"></cite>
邪教“全能神”調查:色誘恐嚇控制教徒,5個月轉移境外上億資金
作者:南方都市報 來源:南方都市報 日期:2018-08-14 瀏覽次數: 次 字號:【    】 視力保護:

  2014年山東招遠發生“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故意殺人的惡性案件,一個多月后,鳳仙的母親離開家,不知去向,四年來,音訊全無。鳳仙只知道,母親的離家跟 “全能神”邪教有關。有傳言,招遠案件發生后,“全能神”邪教信徒離家出走達到了一個高峰。

  “全能神”又稱“實際神”、“東方閃電”、“閃電派”,由“呼喊派”衍生而來,是一個冒用基督教的旗號,行害人之實的邪教組織。多年來,該組織散布歪理邪說,騙錢害命,欺騙拉攏大量不明真相的群眾,破壞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嚴重危害了群眾的生命財產和社會穩定。近年來,多地公安機關持續嚴厲打擊“全能神”邪教組織違法犯罪活動。

  2017年6月,黑龍江省公安機關成功打掉一個覆蓋多地區、多層級、全鏈條的“全能神”邪教組織犯罪團伙,抓獲一批流竄于東北地區的“全能神”邪教骨干人員,其中包括多個層級的骨干人員。公安機關查明,該案所涉及地區直接接受境外“全能神”邪教指揮,并向境外秘密轉移大量資金,僅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間,轉移到境外資金就達1.4億元人民幣。

  宣揚“世界末日”謠言,煽動制造恐慌情緒

  “‘全能神’邪說就像瘟疫一樣,傳播到哪個家庭,哪個家庭就倒霉”。受害者家屬告訴南都記者。

  “全能神”邪教組織頭目趙維山。

  早在1985年鐵路工人出身的趙維山便在黑龍江非法建立“永源教會”,之后加入“呼喊派”并自封“能力主”。 1991年5月,黑龍江公安機關依法將“永源教會”取締后,趙維山拋棄妻子,流竄至河南、山東、安徽等地繼續進行邪教活動,1993年夏天,趙維山在河南洛陽自封“大祭司”,宣布楊向彬是“全能神”,由此初步形成了以楊向彬為“女神”,趙維山為實際操控者的“全能神”邪教組織。

  “全能神”自稱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獨一真神”。為發展成員,擴大勢力,“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從事各種非法的秘密活動,國家有關部門早已認定為邪教并予以取締。然而,仍有大量不明真相的群眾受到“全能神”歪理邪說的蠱惑。

  幾乎所有被發展成為“全能神”邪教信徒的人,最開始被拉入進來時并不知道它是邪教。“避天災”是其發展信徒的慣用伎倆,“全能神”向信徒宣稱,只要加入“全能神”,就能得到福報,許多相信迷信的人辨識不清,在邪教歪理邪說的哄騙下越陷越深。

  2012年12月,“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伺機而動,大肆散布“世界末日”等謠言,宣揚“只有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并借機發展信徒。鳳仙也是在那一年知道,母親被拉入了“全能神”邪教。

  “她(母親)經常從合肥家里跑出來,去到很偏遠的農村,問她去做什么,她總說去‘聚會’、‘上課’,我們當時也沒在意。”直到2014年山東招遠血案發生后,鳳仙母親受“全能神”邪教組織唆使,離開家庭和親人,不知去向。

  鳳仙記得,那一年母親給家里買了很多蠟燭,“要末日了,沒有電了”,母親這樣告訴鳳仙。再后來,“世界末日”的謊言被揭穿,母親卻在被“全能神”歪理邪說洗腦的過程中越陷越深。

  “后來我才知道,母親當年跑去農村是受到‘上面’的唆使,到下面‘傳教’、‘拉人頭’去了。”四年來,鳳仙去到全國好多地方尋找母親,然而毫無線索。

  為推銷自己的“世界末日”邪說,“全能神”邪教組織頭目趙維山煽動組織規模性聚集滋事活動,組織成員集體到公共場所散布各種歪理邪說。據公開報道,全國公安機關依法處置“全能神”幾十人以上規模聚集滋事就達100起。

  2017年12月,陜西有7人在公交車上散發“世界末日”傳單,重慶有2人用喇叭散布“世界末日”歪理邪說,四川廣元有2人在集鎮公開宣傳“世界末日”蠱惑謠言……公安機關依法將上述散布謠言者刑事拘留。

  為制造社會恐慌情緒,趙維山還指使一些地區“全能神”人員集體圍攻公安機關、掀翻執法車輛、打傷執法民警,暴力抗拒執法。據公開報道,全國公安機關查處的暴力抗拒執法案件就達30余起,一些受毒害信眾受邪教裹挾,甚至喪失理智,全國發生多起自殺、自殘等極端事件。

  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的謠言徹底破產后,“全能神”邪教成員又以各種名義散布多個新版謠言。但凡某地區發生自然災害,“全能神”邪教便伺機而動,大肆宣揚歪理邪說,蒙蔽群眾,制造社會恐慌。

  公安機關查獲的“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隱蔽行蹤、藏身居民宅的房門鑰匙。

  色誘欺騙、唆使信徒離家出走,破壞社會倫理道德

  “邪教害人不淺,輕的就是什么都不管,重的就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全能神”邪教在拉攏哄騙群眾入教的過程中,經常以“救世主”、“慈善”的面孔出現在信徒面前。為擴大信眾基礎,他們經常會重點選擇那些家庭比較困難、文化水平較低、有迷信或者宗教信仰基礎的人作為發展對象,用偽善的面孔宣揚灌輸邪教理念,看似雪中送炭,實則居心叵測。

  2000年,結婚不久的成剛跟妻子有了一個孩子。“我們的孩子出生不久得了病,當時就有人到家里向我母親‘傳教’,‘傳教’的人說,信‘全能神’病就能好。”

  被邪教說蠱惑,成剛的母親就這樣被拉入“全能神“邪教,后來越陷越深。“我們拿幾服藥給孩子治病,后來病情有好轉,她(母親)就說是‘全能神’的功勞。”

  不久后,成剛的妻子也被母親拉入邪教組織。“母親一兩天不回家,后十幾天甚至個把月都不在家,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顧,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成剛告訴南都記者,他們想過很多辦法,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勸母親退出,但母親被邪教理念蠱惑太深。直到2014年8月,成剛母親受“上級”指示離家出走,至今未歸。 “邪教洗腦太厲害了。”成剛說。

  2005年,在黑龍江開理發店的張華被人拉入邪教內部。“剛被拉進去的時候,他們并沒有跟我說信的是‘全能神’,說是我不用看書,要求也不高,偶爾聚聚會、一起唱歌,可開心了,想盡辦法哄你,拽著你加入他們。”

  半信半疑中,張華加入教會,直到后來,在邪教邪說的蠱惑下越陷越深。“進去之后他們要求信徒要“盡本分”,為神家“做工”,要全身心地投入,后來就被不斷唆使要離家出走。”

  對于所有新入教的信徒,“全能神”實行集中強制洗腦。

  被封為“全能神”邪教“女神”的楊向彬在傳道中告訴信徒,“什么丈夫、家庭,為我誰也不要留情,再好的親人也不行”,要“為我舍棄你的所有,舍棄你的家庭”,如果遇到家人“攔住”你信神,那他們就是“仇敵”,“不是一家人”,就要“棄絕”,不斷教唆信徒脫離家庭,脫離親人。

  對于一些知識文化程度較高、有一定利用價值的人,“全能神”邪教組織就讓年輕漂亮的女信徒對其進行女色誘惑。為實現對信徒的絕對控制,他們成立“護法隊”,用暴力懲治“不聽話”的信徒,打傷、打殘、非法拘禁等也都是“全能神”邪教成員常用的手段。

  黑龍江神學院院長呂德志曾專門對“全能神”邪教的危害性進行過研究,呂德志告訴南都記者,“全能神”邪教組織這種披著基督教的外衣,宣揚和唆使信徒為了遵循“女基督”傳遞的所謂上帝的話而離開家庭的邪教行為,其宣揚的低級的倫理觀破壞了社會正常秩序,充分暴露出“全能神”邪教的異端性。

  “全能神”邪教組織內部宣傳歪理邪說的各種”教材“。

  要發入會先“毒誓”,施行絕對精神控制,肆意殘害生命

  “全能神”邪教組織內部規定,有權利向信徒“講道”(講授教義)的除了趙維山和“女神”楊向彬,其他人通通不允許。一方面是為了保證趙、楊二人在信徒中的權威地位,另一方面也避免有人在組織內部制造分裂情緒。

  “全能神”邪教組織向信徒要求,“在工作或教會的事務之中除了順服神之外,一切應聽命于被圣靈使用的人,違背一點也不行,得絕對聽從,不要分析對錯,或對或錯都與你無關,你只管絕對順服就是了。”

  “全能神”邪教行蹤詭秘,不以真實身份在教會中活動,小組內部互稱“靈名”,要求信徒對信神的事要保密,不允許公開,并讓所有人必須使用假名、假地址,并且應隨時更換,且不允許打聽教會其他人的家庭住址、姓名。

  “讓你干啥,你就得干啥,‘神’要求你全身心投入教會的工作。”張華告訴南都記者。

  “全能神”邪教組織為實現對信徒絕對控制,他們內部設立了嚴密的“推薦制度”:以小組為單位,層層分級,對每個信徒定期進行考察,全部情況都要向境外總部進行匯報。

  血腥、詛咒更是他們控制人心的重要手段。為維護邪教的地位,甚至不惜制造血案,打斷不肯入教者四肢、割去耳朵,殺死“叛教者”子女,信徒為遵從“神意”殺子祭神、殺妻“重生”。

  2015年,鶴壁市馬改娣家中多次被“全能神”強行闖進,要她入教,但馬改娣堅持不從,“全能神”在多次逼迫無果情況下,詛咒“神必將懲罰你子女”,馬改娣被迫加入“全能神”。而后,“全能神”邪教信徒威逼利誘,稱她要拉攏家人、更多宗教人士入教,方可解除詛咒,在正邪之間長久徘徊,最終她被迫上吊自殺。

  “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實實地退去,不得吵吵鬧鬧,因著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該舍的就舍,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該留下的必須留下……” “全能神”邪教組織如此宣稱。

  “全能神”邪教組織宣揚的歪理邪說,事實上毫無邏輯,根本站不住腳。張華告訴南都記者,在這期間,她不是沒有對“全能神”邪教產生過疑問。

  “教義說的如果不信了想退出,就會受到懲罰,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說。”她和所有信徒一樣,在教會“盡本分”,必須要寫“起誓書”,“讓我們發毒誓,越重越好。”

  “全能神”邪教組織”自稱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獨一真神”。

  向信徒收取“奉獻款”,瘋狂聚斂錢財轉移境外

  “全能神”邪教向信徒宣揚“奉獻”、“捐贈”、“將自己所有的奉獻給神”,要求信徒都要為神捐“奉獻款”,并將其解釋為“善行”。一方面向信徒表示收取“奉獻款”等是為了“盡本分”,是作為“預備善行”,捐多捐少完全自愿,另一方面又宣稱“沒有善行的人就是沒有人性,與魔鬼撒但沒有什么區別。當災難來臨的時候,那些盡本分太少或者沒有盡本分的人,都要受到應得的懲罰。

  而“奉獻”出去的錢,則規定完全屬于神所有,并為此制定了嚴格的錢財管理制度,對于收受的“奉獻款”等錢財由三層機構共同管理,并且做出了十分嚴苛的規定:“神家的錢財、物質,包括一切財產都是人當納的祭物,除了祭祀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都不得享用”。

  在“全能神”邪教為發展信徒所傳發的非法刊物《教會工作原則手冊》中,“全能神”邪教對錢財管理與使用進行了嚴格的規定,“保管兩萬元以上錢財的弟兄姊妹,必須起誓寫下保證書,如果侵占或者挪用錢財,“愿遭神詛咒不得好死,沒有好結局”,并要求“起誓越重越好”。

  通過向信徒收取“奉獻款”,迫使他們獻出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許多信徒甚至獻出了畢生的積蓄,邪教組織每月只給信徒50元至70元,美其名曰“照顧生活開支”。而搜刮來的錢財基本都用于支付邪教的非法活動和供趙維山在境外揮霍享樂。

  2017年,一名信徒因生病治療花費了一筆錢,趙維山十分生氣,要求把 50歲以上和生病的信徒“打發回家”。“全能神”邪教假善行真斂財的面目昭然若揭。

  2012年,“全能神”邪教組織宣揚“世界末日”歪理邪說。“傳教的人告訴我們,都要末日了,留著錢有什么用,就要我們把錢都捐給組織,說是積‘善行’”。為此,趙維山還把所謂“諾亞方舟”末日逃生裝置,以150萬元到500萬元的價格賣給信徒,唆使信徒向路人兜售“通往天堂的戶口本”、“登上諾亞方舟的船票”。

  “全能神”邪教組織對信徒實行絕對精神控制,入教要寫“起誓書“。

  2017年4月28日,山東省即墨市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全能神”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件,16名“全能神”邪教成員以聚斂錢財為目的,將所得“奉獻款”大肆向海外轉移,涉案金額高達2676萬元。

  2000年9月,趙維山化名許文山,楊向彬化名王玉榮,二人假借“農業考察”之名,冒用他人身份材料辦理護照逃往境外,后將其子也接至境外,并在美國建立“全能神”邪教總部,三人至今未歸。

  嚴打“全能神”邪教違法犯罪活動,黑龍江公安機關打掉覆蓋多層級的“全能神”邪教組織

  “全能神”邪教活動,嚴重侵害群眾利益和身心健康安全,破壞社會正常秩序,長期以來都是公安機關重點打擊的對象。

  2014年山東招遠發生“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故意殺人的惡性案件后,社會各界對邪教組織的極端暴力行為深感震驚,要求嚴打邪教的呼聲高漲。自6月起,公安部會同有關部門在全國部署開展對“全能神”等邪教組織違法犯罪活動的專項打擊行動。

  專項行動中,共抓獲犯罪嫌疑人近千人,其中包括組織指揮的“全能神”重要頭目和骨干成員近百人。河北、安徽、河南、內蒙古、江蘇、山東等地公安機關破獲了一批“全能神”邪教組織團伙案件。

  2017年6月,黑龍江省公安機關成功打掉一個覆蓋多地區、多層級、全鏈條的“全能神”邪教團伙。行動中,公安機關共抓獲一批“全能神”邪教骨干人員。從研判的證據顯示,案件所涉及地區直接接受境外“全能神”邪教指揮,目前公安機關已查明,僅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間,該案所涉及地區轉移到境外資金就達1.4億元人民幣。

  黑龍江辦案單位介紹,近些年來,“全能神”邪教組織活動更為隱蔽,對公安機關監管和案件偵辦帶來了不少挑戰。“全能神”邪教強調對信徒絕對的精神控制,向信徒灌輸歪理邪說,不僅嚴重毒害和摧殘了受裹挾群眾的心理,使人民群眾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破壞社會正常秩序。

  2018年7月31日起,黑龍江省大慶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這起“全能神”邪教人員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件。

  武漢大學國際邪教問題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黃超告訴南都記者,“全能神”邪教組織打著宗教的幌子尋求制度的保護,本質上卻是破壞家庭和社會倫理道德,向邪信徒灌輸“斷絕家庭關系”觀念,鼓吹“世界末日”邪說制造社會恐慌情緒,以此對邪教信徒進行精神控制,對于想要離開“全能神”邪教的信徒采取極端暴利的手段進行“懲戒”,同時又瘋狂聚斂財產,并通過地下錢莊轉移到境外,具有明顯的違法犯罪特征。

  (文中鳳仙、成剛、張華均為化名)

  采寫:南都記者 王琦 發自黑龍江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糾錯
河南省平頂山市人民政府版權所有 政府網站標識碼:4104000031
ICP證號:豫ICP備05017763號-1 豫公網安備 41040002000001號
   
色5月开心,5月丁香,5月